<span id="5iirc"></span>
<button id="5iirc"><acronym id="5iirc"></acronym></button>
  • <li id="5iirc"></li>
    <rp id="5iirc"></rp>

  • <dd id="5iirc"></dd>
    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離奇應收款惹質疑 大康農業擴張藏隱憂

    時代周報 08-30

    時代周報記者:黃嘉祥

    8 月 28 日上午,大康農業(002505.SH)收報 2.12 元,漲 0.02 元。27 日,該股延續上兩個交易日強勢繼續封漲停,截至收盤,漲 9.95% 報 2.10 元。

    8 月 26 日晚間,大康農業發布 2019 年上半年度業績。數據顯示,公司實現營業收入 67.38 億元,同比下降 1.94%,實現扣非凈利潤 3263.3 萬元,同比大增 129.15%。另一方面,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大幅下滑 194.49%,至 -2.09 億元。

    就在一周前,一筆離奇的應收賬款將鵬欣系旗下這一重要資本運作平臺推向輿論漩渦。

    8 月 19 日,有媒體質疑大康農業涉嫌財務舞弊,部分應收賬款及交易存疑。8 月 21 日,時代周報記者就此事向大康農業董秘孫文求證,其回復稱相關質疑不屬實,公司會有公告(回應)。

    8 月 22 日晚間,大康農業回復深交所關注函,否認了上述所有質疑,并稱截至 2019 年一季度,Future Empire Trading Limited(以下簡稱 "FETL")對大康農業的欠款已基本全部回款。

    除了財務數據遭到質疑,大康農業近年來出海并購布局頻頻,業績巨虧、負債率攀升等難題亟待大康農業解決。

    蹊蹺應收款

    據媒體報道,大康農業 2018 年合并財務報表項目中,公司對 Future Empire Trading Limited(以下簡稱 "FETL")的應收賬款為 2.93 億元,但 FETL 自成立以來卻處于休眠狀態;另外,大康農業子公司大康食品財報數據前后披露不一致。

    一石激起千層浪。8 月 20 日晚間,深交所下發關注函,要求大康農業就應收賬款事項及前五大客戶等情況進行說明。消息一出,大康農業股價連續大跌,2 天累計跌去 10.46%。

    根據大康農業 8 月 22 日的回復,FETL 成立于 2012 年 2 月 14 日,注冊于英格蘭威爾士,2016 年 7 月,諾舜實業董事長鄧力仁將該公司收購,并開始開展大宗商品業務。而鄧力仁自 2016 年收購 FETL 以來,因未與代理機構及時溝通更新工商資料,導致 FETL 英國工商披露出現了休眠狀態。

    大康農業表示,2018 年,大康農業 " 中巴供應鏈集成增值平臺建設項目 " 共實現銷售收入 2.35 億美元,其中,大康農業向 FETL 銷售巴西大豆、豆粕實現銷售收入 5997.00 萬美元,占項目總收入的 25.56%,還向 FETL 銷售新西蘭原木實現銷售收入 415.84 萬美元。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FETL 累計回款 4262.95 萬美元,基本全部回款。

    在回復關注函中,天健會計師事務所認為,已就應收賬款的真實性保持了合理懷疑的謹慎態度,獲取了充分且必要的審計證據。

    至于大康農業子公司大康食品業績數據披露不一致的原因,大康農業表示,主要是因為披露口徑不一致。

    在大康農業回復關注函之后,市場已有反映。8 月 23 日,大康農業股價大漲 10.13%,基本回到遭質疑前的價格。

    另外,對于公司 2017 — 2018 年應收賬款前五大客戶及銷售前五大客戶的相關問題,因大康農業正在編制 2019 年半年報而申請延期回復。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 7 月底,大康農業非公開發行獲得中國證監會審核通過。然而,今年以來 A 股市場爆雷不斷," 提高上市公司質量 " 成為監管層當下的關鍵詞。在這樣的關鍵節點,突遭質疑也給大康農業此次非公開發行增添了變數。

    巧合的是,就在大康農業回復深交所問詢函的 8 月 22 日晚間,上交所通報近期上市公司運行情況,今年以來,有些公司財務造假、內部公司失控、重組業績不達標,挫傷了市場信心。對這些案件需要高度重視,嚴查嚴處。

    " 大康是趕上了這一輪監管運動式措施,如果已經獲批、那么受影響的可能性不大。但不排除因為價格低于當時的預期而擱置。"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出海并購盈利待考

    除了上述蹊蹺的應收賬款,大康農業近年來頻頻出海并購和業績巨虧問題也引發市場關注。

    自 2014 年 3 月入主大康農業之后,鵬欣集團對公司業務進行了大換血,在剝離養豬產業后,開啟了海外 " 買買買 " 節奏。

    大康農業大規模收購境外資產主要集中于 2016-2017 年。兩年間,大康農業分別以 7 億元、2 億美元、2.53 億美元將克拉法牧場、巴西糧食貿易商 Fiagril Ltda 和巴西糧食貿易商 Belagr í cola 公司收入囊中,后兩者作為大康農業在巴西從事糧食收購和農業生產資料經銷的平臺。

    值得注意的是,Fiagril Ltda 的有息負債高達 14.47 億元,且 2014 年和 2015 年分別凈虧損 2.44 億元和 8052.72 萬元,至今還在虧損當中。

    數據顯示,2018 年末,大康農業商譽余額為 11.39 億元,2018 年計提 5.72 億元商譽減值準備。

    另一方面,2017 年,大康農業也在著手布局 " 緬甸 50 萬頭肉牛養殖項目 " 和 " 瑞麗市肉牛產業基地建設項目 ",而肉牛板塊被視為公司今后發展的新利潤增長點。

    為推進項目建設,從 2017 年年底以來,大康農業 5 次修訂增發預案。根據 2019 年 1 月 15 日公告,大康農業將通過非公開發行股票方式募集資金 28.8 億元,主要用于緬甸 50 萬頭肉牛養殖項目,預計投入 14.85 億元,而瑞麗市肉牛產業基地項目預計投入 3.95 億元,補充流動資金 10 億元。

    時代周報記者了解到,在募集資金未到達之前,大康農業通過自有資金或是自籌資金已進行投入。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緬甸 50 萬頭肉牛養殖項目已投入 626.98 萬元,瑞麗市肉牛產業基地建設項目已投入 4.44 億元。

    海外擴張讓大康農業營收大幅增加,從 2014 年的 5.85 億元增至 2018 年的 133.95 億元。不過,增收不增利也成為長期困擾大康農業的一大問題,其中,2018 年深陷巨虧,虧損 6.85 億元,同比下滑 2981.90%。公司負債率也從 2015 年的 30.28% 攀升至 2019 年 3 月末的 66.09%。

    而大康農業 2016 年 -2018 年扣非凈利潤均為虧損,分別為 -4119.46 萬元、-2.16 億元和 -8.31 億元。今年 6 月,深交所下發 2018 年報問詢函,要求大康農業說明三年扣非凈利潤為負、凈利潤和扣非凈利潤呈現明顯下滑趨勢的原因。

    今年 7 月,大康農業在回復年報問詢函中表示,雖然近年來公司主營業務及產業布局進一步清晰,但部分業務正處在培育期,需要公司進一步提升其盈利能力。報告期內,肉牛業務尚未成熟,作為公司主營業務收入占比最高的糧食和農資貿易業務毛利還相對較低。

    8 月 23 日,北京某券商農業分析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大康農業邁的步伐有點大,這對公司的管理上的挑戰非常大,一旦管理跟不上則比較容易出問題。

    今年 6 月,某大型券商資深農業分析師也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大康農業跨境肉牛項目具有前瞻性,但也有一定的不確定性,未來能否真正做得好,既與緬甸和國內相關政策等大環境因素相關,也與公司內部管理是否專業,以及公司執行力等方面有關,這是其接下來要面臨的考驗。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以上內容由"時代周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靠谱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