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iirc"></span>
<button id="5iirc"><acronym id="5iirc"></acronym></button>
  • <li id="5iirc"></li>
    <rp id="5iirc"></rp>

  • <dd id="5iirc"></dd>
    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徐翔離婚案女律師搶鏡!愛馬仕腰帶 LV 手提包、上海法院工作多年

    金融界 08-30 18

    搶戲的女律師、當庭反轉的徐翔、難以捉摸的應瑩,刷屏的離婚案像極了一幕荒誕的喜劇。

    昨天下午應瑩和律師坐飛機從上海出發,傍晚落地青島流亭機場,她一度擔心讓律師也坐經濟艙是否合適。到達后應瑩在晚霞中隨手發出一條微博," 再一次來到青島,感覺物是人非。明天將要到監獄開庭,幾年的長跑令人疲憊。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位于青島城陽區惜福鎮的青島監獄是徐翔的羈押地,今天早上 9 點 15 分應瑩與律師準時出現門口,面對媒體鏡頭表情輕松,再過 15 分鐘她就將時隔近一年再次見到徐翔。

    12 點 18 分,距離開庭時間近兩個小時后,應瑩微博稱 " 現在庭審已結束,我從去年十月到現在是第一次見到徐翔。我相信法律是良善和正義的,我也強調一下我的態度,我會爭取孩子的撫養權,要求對家庭財產進行合理合法的切割,并可能在后續提起相關訴訟。" 隨后她走出青島監獄,向守候在門口的媒體表示:" 今天沒有結果,下午不用來了。"

    應瑩說,徐翔的代理律師本來不同意離婚,但法官問到徐翔的態度時,他突然情緒激動說同意離婚,并放棄孩子撫養權。

    15 年的婚姻走到盡頭,連說聲 " 再見 " 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01

    搶戲的女律師

    愛馬仕金腰帶、LV 手提包、豐滿的體態,這張照片早上迅速傳遍網絡,讓不少人誤以為她才是今天的主角。

    業內人士 L 律師告訴天眼君,其名叫孫薇,目前系上海大邦律師事務所的非權益合伙人。據悉,孫薇本科復旦大學,研究生在上海交大。

    盡管孫薇著裝高調引發了不少 " 吐槽 ",但據 L 律師透露,孫薇曾在上海法院工作多年,有可能在案件的立案開庭中會起到一定的協調工作。

    有意思的是,隨后的采訪環節中,出現在應瑩身邊的孫薇臨場換了另一套衣服。

    有人調侃 " 女律師和應瑩誰更有錢 "?僅從今天的案子來說,L 律師向天眼君透露,離婚部分的律師費不會很貴大概幾十萬元,財產另案會前期收一部分費用,后期按比例收費," 當事人要解決的問題,價值幾百萬到兩千萬 " 他表示。

    據應瑩透露徐翔方面也聘請了代理律師,具體是誰目前還尚不清楚。據稱徐翔的代理律師在庭上表述,在本周離婚案開庭之前,徐翔與代理律師見過面,他本來表示不同意離婚,但在庭上卻態度突然發生轉變。

    02

    當庭反轉的徐翔

    開庭前應瑩就已經透露財產分割另案處理,因此徐翔是否愿意離婚,成為了今天市場的焦點。

    應瑩庭后稱,徐翔的代理律師本來不同意離婚,但法官問到徐翔的態度時,他突然情緒激動說同意離婚,并放棄孩子的撫養權。

    徐翔和律師在庭審現場做出完全相反的表述,立刻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之一。L 律師指出,離婚涉及人身關系,應以當事人意見為準,其他人即便有特別授權也不能夠做表態。他認為徐翔告訴代理律師不同意離婚,不排除是有其他因素介入,使徐翔選擇迷惑自己的代理人。

    事實上,按照不少法律界人士的看法,徐翔應當會直接同意離婚,二人離婚是財產保全的最佳方式。甚至有律師認為現在才起訴離婚有些晚,在 2017 年刑事判決之后就應該盡快提起。

    在 L 律師看來同樣如此,徐翔作為投資人也應該很清楚離婚的利弊,目前二人有大量合法財產處于扣押狀態,離婚后通過訴訟進行財產分割是 " 很清楚的思路 "。

    不過,今天曾在 2017 年為徐翔做刑辯的著名律師錢列陽表示,我國《婚姻法》規定判決準予離婚的唯一標準雙方 " 感情確已破裂 ",應瑩的 " 聲明 " 說明她提出離婚的理由不是 " 感情問題 ",他擔心法院判決 " 不予支持 "。

    對此 L 律師卻并不認可,認為夫妻感情破裂是當事人主觀判斷,雙方都同意離婚的情況下應當判決離婚,至于是否串謀、是否為財產分割,都應當不是法院考量的因素。他還表示,錢列陽作為徐翔的前辯護律師,這種時候應該 " 看破不說破 "。

    03

    難以捉摸的應瑩

    今天是徐翔妻子應瑩首度在公開場合露面,徐翔一直以來的低調不光是自己,也包括他家人。在監獄門口,應瑩大方比 V 拍照看起來心情不錯,或許是因為即將從徐翔案發多年來的壓抑中解脫。

    據應瑩所說,這是自從去年 10 月迄今,她與徐翔的首度會面。而也是在去年 10 月份,她在采訪中對外透露自己每個月都有會見徐翔。對于應瑩為何中斷了探望徐翔,目前沒有任何權威說法。

    就連應瑩希望與徐翔離婚的事,都是她寫信寄給監獄,而且不確定徐翔是否收到,也沒有回信。應瑩的原話是:" 去年 10 月份的時候,之后再也沒有見過他了。"

    按相關規定,家屬可以每月探望一次服刑人員。L 律師認為,應瑩突然中止探望并不尋常,除非感情破裂,特別是目前涉及到離婚和巨額財產分割,類似情況下由律師陪同探視都是應該的。

    究竟是應瑩主動放棄探視,還是因為某些外界因素而限制探視,目前仍是捉摸不定的一件事。也有人認為,從應瑩今天現場的情緒來看,并未體現過多丈夫身陷囹圄的悲痛,徐翔突然情緒激動的原因也尚不可知。

    " 蒼天在上,我要離婚 ",七夕節應瑩的嘶吼猶在耳邊。

    04

    撲朔迷離的案件結果

    L 律師此前曾有豐富的此類案件經驗,據他判斷離婚加子女撫養權問題,根本無需耗時兩個小時,不排除這個時間是爭取到的,做了一些其他的溝通交流工作。

    至于今天未出判決結果,他表示非常正常,一般都要 1-2 周的時間出判決結果。" 現場宣判非常少見,在青島監獄開庭至少會回到上海法院進行合議。"

    據應瑩此前透露,徐翔案發后家庭名下大概接近 210 億元的資產都受到查封(其中部分為股票資產,伴隨市場波動變化),其中包括澤熙系公司的資產、徐翔父母名下以及夫妻名下所有資產。2017 年 1 月 23 日徐翔案宣判,并處罰金 110 億元,沒收違法所得 93 億元,贓款已全部被追繳。

    據此估算,應歸屬于應瑩的財產或將超過 50 億元,但目前仍在扣押狀態。此前她曾透露,因為扣押的財產涉及到多方利益,多年來一直承受著巨大壓力,因此希望盡快完成分割,但不少法律界人士都認為后續財產分割的難度和不確定性仍然很大。

    而對于徐翔來說,還需要面對 110 億元的天價罰金,這部分只由他個人承擔,哪怕沒有離婚也不會改變。如果完成財產分割后資不抵債,那么徐翔只能通過后續補足。

    不過有個好消息是,據報道,徐翔目前刑期還有 22 個月,客觀上已經滿足減刑的條件。L 律師指出," 理論上最高可以減半。"

    這意味著最快在明年底,就有望看到 " 總舵主 " 重出江湖。

    以上內容由"金融界"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靠谱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