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iirc"></span>
<button id="5iirc"><acronym id="5iirc"></acronym></button>
  • <li id="5iirc"></li>
    <rp id="5iirc"></rp>

  • <dd id="5iirc"></dd>
    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足協仲裁庭裁定南松與延邊無關,事實上這是助長了球員“出口轉內銷”的氣焰

    ZAKER吉林 08-29

    22 歲的南松目前正在經歷足球生涯的轉折點,那就是明年再找不到球隊他就將失去自己所有的優勢。1997 年出生的他,明年還是 U23 球員。實際上,為了找隊南松也經歷了不少磨難。延邊富德追溯關于他的權益,他本人不承認,不過富德得到了時任中國足協主席蔡振華,以及繼任者杜兆才的支持,所以南松一直找不到球隊。

    不過,隨著延邊富德俱樂部因為欠稅而破產解散,案件似乎沒有了追溯方,南松的問題歸屬問題也迎刃而解了。他只要能結束與韓國 K2 聯賽球隊富川 1995 的合同,他就可以找隊(年底到期)。其實,在延邊富德俱樂部破產后,南松認可的培訓單位——延邊州體校作為追溯方一直沒有放棄對南松的權利。不過,中國足協仲裁庭已經結案——因為延邊州體校找不到培訓協議,所以南松不構成和體校的培訓關系,南松屬于韓國俱樂部的簽約球員??蓪嶋H上,到底怎么回事大家都明白,南松離開就是典型的 " 出口轉內銷!"

    其實,為南松吶喊就是要為 " 出口轉內銷 " 叫好!不過,在 29 日,某專業媒體的公號上發布一條名為《南松明年有望重返中超》一文居然這樣寫道——今年剛滿 22 歲的南松曾是延邊體校培養的隊員,在延邊富德接手俱樂部之前,19 歲的他已經轉會到了韓國富川,2017 年,他租借到了重慶斯威征戰中超,當時年僅 20 歲的南松展現了超強的體能,他在多輪比賽里成為了中超跑動距離最多的球員,賽季結束,他有 3 個進球 4 個助攻,成為那一年最佳新人的候選人,最后評委將獎項頒給了富力的中后衛黃政宇。那一年的賽季結束后,北京國安、江蘇蘇寧等一眾豪門向他拋出了橄欖枝,但是延邊富德在沒有合同在手,國際足聯和中國足協都不支持的情況下,聲稱對南松有所有權,要求他回延邊富德。延邊富德俱樂部高層找到當時的中國足協領導,要求不能讓以南松注冊。官司打到國際足聯,即將裁決時,延邊富德撤訴,錯過了注冊的南松 2018 賽季只能留在韓國富川踢球。

    南松回延邊比賽

    顯然本文的意思是將富德俱樂部無理取鬧,沒有正規手續,然后以 " 醫鬧 " 的方式耽誤了南松??墒聦嵣?,為此延邊富德俱樂部在中國足協會議上就提出過注冊異議,鬧得一位注冊辦的領導,當即和足協領導發了脾氣。南松到底是怎么走的?2016 年年初,新成立的富德俱樂部工作人員帶著合同來找球員簽字,此時走了兩個人,一個是一線隊的陳曉(去綠城),一個是二線隊的(南松)。他為什么要走?無非是想逃避和延邊簽署一份真正有效的協議。因此,此前延邊足球俱樂部實際上就是延邊州體育局的一個單位,與延邊州體校是同級別單位。一個形象的比喻就是,一個媽的兩個兒子,他們的財產都屬于這個家的。2015 年底延邊富德俱樂部成立,延邊州體育局并未能履行注資承諾,而是以體校梯隊以共建的方式入股。富德和延邊州體校簽署過 《俱樂部梯隊合作培養協議》,2015 賽季富德還是延邊隊贊助商時就將延邊州體校的各個青訓隊包裝為 " 富德足校 "。那么,你覺得 2016 年 1 月才離開的南松是不是屬于延邊富德的人? 因走得匆匆,經紀人給南松安排的俱樂部是日本的低級別俱樂部新瀉天鵝,根本就是不是媒體報道說的富川。

    南松穿著富德足校的衣服

    延邊足協秘書長李東哲給南松頒獎

    2017 賽季 U23 政策來了,經紀人幫他運作了到了重慶。為何?該隊的主教練是張外龍,然后助理教練包括翻譯都來自延邊,所以熟人好說話 …… 在這里延邊富德強烈要求,在會議上足協領導暫停了南松的一切手續。為此,重慶用人心切,老板蔣立章出面調和,拿出 80 萬的給予延邊富德俱樂部,作為租借南松一年的租借費。2017 賽季南松表現出色,重慶想留下他,可南松經紀人要求的薪資待遇水平,完全超出了重慶的承受范圍。此后,南松又去了貴州和河南,都是因為薪資待遇問題沒有達成一致。同時延邊富德也一直在追溯南松的權利。為此,富川和富德將官司打到了國際足聯,富德俱樂部的決心很大,一定要討還南松。不過,2019 年年初延邊富德俱樂部撤訴。

    為何撤訴?因當時俱樂部陷入到了欠稅危機,富德集團覺得不能再繼續花代價不菲的律師費。南松方又將官司打到了中國足協仲裁庭,在不久前仲裁庭下了仲裁通知書。仲裁庭以證據說話,培訓協議確實沒有簽,合同也沒有簽。期間富德俱樂部找到南松希望他能夠回歸延邊,在延邊轉會出去,這樣雙方都好看。此時,富川俱樂部拒絕了這個提議,經紀人也拒絕了這個提議。因為富川認為南松是他們的富礦,賣出南松能養他們俱樂部今年。當南松沒有轉會成功后,2018 年南松在富川只踢了三場比賽。請問,這是培養人的節奏?當時富德俱樂部的訴求得到足協領導的認可,就是因為一點,延邊此前在青少年培養協議上存在漏洞,如果讓南松走了,其他人以同樣方式離開," 北方足球之鄉 " 的根基將會被瓦解。

    中國足球改革多年,可是對于延邊足球來說也處于掛羊頭賣狗肉的狀態。真正的職業俱樂部是在富德集團正式介入之后,此前的所有工作擁有巨大的彈性空間。在富德進入之前,合同條文并不規范,讓經紀人鉆了空子。二月底三月初,隨著延邊富德的破產解散,原來的培訓協議作廢,所有人又要回到延邊州體校,培訓協議需要重新簽署。在此期間,經紀人、俱樂部一時間云集延吉搶人,當時很是熱鬧。

    延邊為經濟不發達地區,人才往外走留不住是正常的,可是不按照套路出牌就用東北話說就是很不講究了。中國足協仲裁庭的結果出爐后,南松有了 " 自由身 ",可是留給中國足球的思考是強烈的。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現在給南松洗白就是在支持 " 出口轉內銷 "。其實 " 南松事件 " 說別的都無用——你去海外踢球追求足球夢想可以,但你為什么卻一定要回中超來?在高收入面前,夢想就是蒼白無力的。南松是一個人才,年輕是犯錯是正常的。菲戈當年還和兩家俱樂部簽署了轉會協議呢?關鍵是這件事帶給中國足球的思考。

    編輯:陳濤

    以上內容由"ZAKER吉林"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靠谱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