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iirc"></span>
<button id="5iirc"><acronym id="5iirc"></acronym></button>
  • <li id="5iirc"></li>
    <rp id="5iirc"></rp>

  • <dd id="5iirc"></dd>
    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臺風天滯留日本卻被索要高額住宿費?網友發帖引爭議

    現代快報訊(見習記者 花宇 記者 嚴君臣)" 旅行社將我們拼至江蘇長三角國際旅行社有限公司南通分公司出境社(下簡稱 " 長三角旅行社 ")成團出行,領隊和日本導游卻把游客關在大巴車又扔在大阪的路邊淋雨長達七小時 ……"8 月 19 日,一名南通網友通過當地論壇曝光,稱旅游期間遇到臺風天滯留日本,卻被強制在指定民宿消費且被 " 坐地起價 ",每晚每人收費從 450 元漲到 750 元。此事是否屬實?8 月 27 日,現代快報記者展開了調查。

    △當事人在當地論壇上發帖 網絡截圖

    游客質疑:導游強制消費還 " 坐地起價 "

    39 歲的張女士(化姓)家住南通市通州區,這個暑假,他們一家三口到南通國旅報名參加了六天五晚的旅行團,每人收費 7000 多元,后被拼到長三角旅行社跟團出行。按照行程,他們本應在 8 月 15 日從大阪機場搭乘飛機回國。但在 8 月 14 日當天,他們得知受到臺風影響,本來直達南通機場的航班取消了,要改到 16 日飛到無錫再輾轉回南通。

    △事發當晚大阪暴雨 當事人供圖

    8 月 15 日下午 5 點左右,團友們回到大巴車落座后,被導游告知已經安排好了一家附近的民宿,住宿標準是按照人頭收費,每人需要交納 450 元的住宿費。也就是說,張女士一家三口就需要交費 1350 元。

    " 這個價格不算便宜了,前幾天他們安排的賓館環境又很差。我就希望能提前看一下房間再交錢,但他們不同意。" 張女士稱,在這期間導游和領隊一直暗示他們房間有限,催著他們趕緊交錢,晚了就沒房間住了。張女士在內的 10 名團友表示,希望大巴車將他們直接送去機場過夜,他們同意簽免責協議。

    但導游和領隊告訴他們,大巴車只能將他們送到電車站。" 我們又不會日語,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去?" 張女士一行團友都表示不同意這個方案。最終領隊表示, 如果住民宿,旅行社可以補貼給他們每人兩百元。

    △旅客被安置在路邊等待回應 當事人供圖

    這時天色已晚,他們同意了這個方案,并下車在民宿門口等待。但等了半個多小時后,他們卻被告知房間已經沒了,后來導游又稱只剩下了一個標間和一個六人間,房價也從原先的 450 元漲到了 750 元和 650 元。

    僵持了許久,一對母子定下了這個標間,花了 1500 元。其他的幾名團友也借了這個房間洗澡換衣服,并在房間里坐到了天亮。" 第二天有大巴車接我們去機場,前一天說好的每個人的送機費是 150 元,這時候又臨時漲價到了 300 元。" 張女士說。

    回國后,張女士投訴到了當地文旅局。" 他們存在強制消費的行為,還坐地起價。我希望領隊和導游向我們道歉,并退還我們 300 元接機費,以及從無錫到南通的 85 元車費。還有我認為,旅行社應該受到相應的處罰。"

    旅行社回應:是這 10 名團友 " 得寸進尺 "

    事發后,張女士還通過當地論壇發帖進行了曝光,引發了許多網友關注。但對于張女士描述的事情經過,長三角旅行社卻表示并不認可。

    長三角旅行社負責日本線路的徐經理表示,張女士所指的這 450 元錢,還包括了第二天 150 元的送機費。后來旅行社答應承擔 200 元,也就是說,團友實際需要掏的住宿費只有 100 元 / 人。

    " 但他們只肯給兩百元,我們完全不能接受,他們算是得寸進尺。" 徐經理告訴現代快報記者,為了這 50 元錢,雙方僵持不下,這 10 名團友也不肯下車。

    " 當時跟他們說,要是耽誤了大巴司機下班,那超出的加班費都要他們來承擔,他們才同意下車的。" 徐經理說,在爭執期間,原本導游安排保留的幾個標間也被其他旅行社訂走了,只剩下了兩個房間," 我們原本是按照團體價訂的房間,他們不肯入住,后來的報價都是按照散客的標準給的。錢也是直接給的民宿,不經過我們的手。"

    這一晚鬧得雙方都筋疲力盡,到第二天上午又出了問題。原來民宿方發現這 10 名團友共用了一個房間,要求地接導游補上他們的房費。" 在日本房價都是按照人數算的,像他們這樣共用一個房間是違反當地的規定的。" 徐經理說,正因為這筆額外的支出,第二天導游要求這 10 名團友每人多給 150 元的費用,計算在了送機費里,其他正常交費入住的團友還是按照 150 元 / 人的標準來支付送機費的。

    三個住宿方案,哪個都行不通?

    現代快報記者在與雙方溝通時發現,矛盾集中的焦點除了房價之外,還有張女士所說的 " 強制消費 "。綜合雙方所述,當天晚上的住宿方案其實有三個,一是按照導游安排入住合作的民宿;二是提前去機場過夜等待第二天的航班;三是這 10 名團友另尋他處自己住宿。

    關于第二個方案,為何領隊和導游只同意把他們送到電車站呢?徐經理給出了這樣的答復," 大阪關西國際機場是建在海上的,因為臺風,當天下午就關閉了,我們大巴車根本開不進去。就算他們搭電車,也有可能被困在機場或者電車站。" 徐經理說,當時旅行社包下的大巴車已經在 15 日當天結束服務了,第二天送機的大巴車是另外包的,所以大巴車也不可能按照他們少數人的要求,再冒著危險多跑一趟機場。

    " 我們知道價格時已經是晚上五點了,要是提前一點,我們完全可以自己另外找賓館住。" 張女士表示,導游故意這么晚才安排住宿,是為了讓他們去定點的民宿消費," 存在強制消費的嫌疑。"

    對此,旅行社一方表示并不認可。徐經理表示,訂房間需要時間安排,并不是他們故意拖延時間。" 我們也告訴他們,要是不滿意可以自己找別的地方住,但這算脫團行動。"

    臺風天滯留產生費用,究竟應該誰來掏錢?

    張女士和長三角旅行社各執一詞,回國后張女士也向當地文旅局進行了投訴。在張女士的訴求中,包括要求退還這次產生的 385 元送機費和車費。那么,因為臺風等不可抗力因素導致游客滯留,所產生的費用究竟應該誰來承擔呢?

    對此,當時與張女士簽訂合同的南通國旅回應稱,事發當晚他們就已經把每人 200 元的房費補貼轉給張女士了。南通中國國際旅行社接待人王經理告訴現代快報記者," 因為突發臺風,行程之外產生的費用不屬于合同里約定費用。我們本來就沒有過錯,如果代女士還有其他訴求,我們將奉陪到底。"

    " 按照相關法律規定,因臺風等不可抗力造成旅客滯留的,旅行社應當采取相應的安置措施。因此增加的費用,應由旅游者承擔。" 南通市通州區文化廣電和旅游局旅游管理科副科長張震表示,目前,目前通州文旅局已介入,也在組織雙方旅行社和旅客協商處理。

    (編輯 張愛紅)

    以上內容由"現代快報全媒體"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靠谱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