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iirc"></span>
<button id="5iirc"><acronym id="5iirc"></acronym></button>
  • <li id="5iirc"></li>
    <rp id="5iirc"></rp>

  • <dd id="5iirc"></dd>
    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云南 2 名女干部拒絕提拔后,現在后悔了

    ZAKER貴陽 08-28 24

    云南綏江縣財政局大樓。

    這是一棟半圓形建筑,藍色的玻璃外墻下,左右分別懸掛著 " 綏江縣統計局 "" 綏江縣財政局 " 的牌子。正午時分,前來隔壁的信用社取款的居民絡繹不絕,財政局卻少有人出入。

    從樓層索引來看,該大樓共七層。作為企業統評股股長,宛辛勤的辦公室就在二樓,但整個下午都未見其身影。當時就是在這里,她對考察組表達了不接受組織安排的意愿,最后挨了個 " 被全縣通報問責,并被建議調離綏江縣財政局 " 的處分。

    今年 6 月,因不愿被提拔為鄉科級副職干部,云南昭通綏江縣財政局企業統評股股長宛辛勤、該縣會儀鎮財政所科員鐘尚敏被嚴肅處理。給了 " 上進 " 的機會,干部卻拒絕升職,并因此被處分?這般鮮見的現象引發了輿論熱議。有人認為這反映出當下個別基層干部大局意識差,紀律意識不強。也有人認為,這暴露出組織部門及該局黨組織的工作不到位。

    為了解更多情況,廉政瞭望記者趕赴事發地進行探訪。

    女科員的身份之謎

    依山傍水,錯落有致。坐落在金沙江畔的綏江新縣城,是鐘尚敏與宛辛勤的工作之地。綏江縣城位于云南省最北端、金沙江下游南岸," 肩挑 " 著溪洛渡、向家壩兩大水電站。2013 年,因向家壩水電建設,綏江縣城和 3 個集鎮整體遷建。整個城區,長期規劃面積為 10 平方公里,規劃人口 5 萬人。

    綏江縣下轄五個鎮,屬會儀鎮最遠。記者獲悉,通報中所提到 " 鐘尚敏的身份為會儀鎮財政所科員 " 的說法并不準確。為了解更多情況,記者趕赴會儀鎮。

    " 你要去會儀鎮?那里可不近。" 當地司機李師傅向記者介紹,縣城距鎮上共有 40 多公里路程。

    一路上,揚塵飛濺,隨處可見從山頂滾下的落石以及塌方路段。行至將半,車身突然劇烈晃動,一段磕磕絆絆的砂礓路映入眼簾。" 這七公里的便道,慢得很,下雨天更是惱火。" 李師傅說,自 2013 年大橋塌方后,就修起了這條臨時用道。一遇雨天,道路時常塌方,從而造成大堵車。

    大約一小時后,只見白藍相間的會儀鎮政府大樓一共四層,門衛是名近 80 歲的老人。對于記者的來訪,她感到頗為詫異,隨即將記者領進了大廳。而會儀鎮財政所就在二樓的拐角處,包括所長王云川在內,辦公室共有六名工作人員。

    " 她早就調到縣財政局了。" 一名鐘尚敏的前同事告訴廉政瞭望記者。而會儀鎮黨委委員胡學琴表示,自 2009 年到此工作后就沒見過鐘尚敏。由此可推測,鐘尚敏很可能在十年前就離開了會儀鎮。也有人說,有可能是人已調走,編制還在鎮里,這在基層較為常見。

    同時,記者注意到,綏江黨建網在 2014 年發布的《干部走進群眾的 " 橋梁 "》一文曾提到,新灘鎮村民對鐘尚敏的一段評價," 我們家是縣財政局的鐘尚敏掛鉤,她可負責了,對我們移民像親人一樣,經常到我們家給予關心和幫助。"

    " 既然都調到了縣上,誰還愿意回鄉鎮呢?" 會儀鎮政府工作人員鄭林向記者表示,在鎮上上班的日子簡直像在 " 打仗 "。" 我們都想為百姓辦實事,但面對各級單位和部門‘下放’的任務,確實也有專業人員不足、缺乏執法權等困難。"

    在綏江鄉鎮,情況更顯特殊。曾為國家級貧困縣的綏江,在今年三月正式宣布 " 摘帽 "。" 就算是脫了貧,也還有相當繁重的鞏固工作。" 胡學琴介紹,按照綏江縣委 "678" 工作機制要求,每月逢 6、7、8 的公歷日,全縣機關干部都要下鄉,對掛鉤戶進行走訪和開展交叉檢查。扶貧期間,縣上干部不需跟鄉鎮干部一樣必須住鎮。

    除了下村扶貧外,全縣自 2018 年扣發每人每月 2200 元工資作為扶貧保證金,再按季度返還。" 像我們有事業編的基層干部,一個月工資在 5000 元左右,扣發后到手近 3000 元。" 綏江縣新灘鎮的女干部田麗接受采訪時表示。

    據新灘鎮政府工作人員羅有為介紹,銷往各地的 " 半邊紅 " 李子是綏江縣的重點扶貧產業。扶貧期間,大家時常往田間地頭跑,察看農作物長勢。

    " 在精準扶貧期間,既有成績和喜悅,更有汗水加淚水。" 在會儀鎮財政所工作了 20 多年的所長王云川對記者說,周末、節假日不但沒有休息,晚上加班更是常態。

    鄉鎮工作本就繁忙,若是副科級干部,則責任更重、壓力更大。" 在鄉鎮,除了黨委書記和鄉鎮長,其他崗位領導說直白些也是具體辦事的。開展工作時,老同志喊不動,新同志又沒法用,有時還會擔風險。" 一名貧困縣的鄉鎮副科級干部常宏表示,鎮上曾有個分管環保的副科級,人剛來沒多久,就為當時的領導背鍋,挨了處分。

    對此,綏江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李平表示,鄉科級干部并非要下派到鄉鎮,組織上稱的鄉科級干部是指副科級以上干部。

    當地有消息稱,兩名女干部本有 " 上進 " 之意,但因后來知悉可能被安排到鄉鎮工作,就打了退堂鼓。面對考察組的談話,宛辛勤一開始便表達了不接受組織安排的意愿。而鐘尚敏始終言辭閃爍,未明確答復。最后,她通過手機短信告知考察組,自己不接受組織提拔。

    相比鄉鎮,綏江縣城條件的確更好。" 首先是工作環境相對單純,各部門分工細致,工作只需按部就班。其次是生活環境更優越。傍晚時分,金沙江畔休閑成為許多三口之家的日常。" 鄭林抽了口煙,緩緩說,明年自己也打算考縣城里的公務員。

    引發熱議的處理決定

    " 就在縣府街 4 號,你過了四方橋,上個坡就能看到。"8 月初,一名綏江縣居民告訴了記者縣財政局的所在地。在縣府街的半坡上,縣財政局大樓左側的外墻上赫然地掛著 " 云南審計 " 四個大字,下方是一家農村信用合作社。

    " 她們還在這上班嘛。那個姓鐘的女娃子才生了二胎,娃兒都還沒斷奶。" 提及兩名被問責的女干部,農村信用合作社一名工作人員表示," 別個兢兢業業地上班,還挨了個處分,運氣有點背。"

    對于二人不愿被提拔的情況,也有消息稱她們只是本本分分相夫教子之人,無被提拔意愿,組織在提拔前并不了解二人的具體情況。就該問題,記者試圖向相關部門求證,但截至發稿前未獲得正面回應。

    事件發生后," 鐘尚敏受到黨內警告處分,宛辛勤則被全縣通報問責 " 的處理結果引發了不少輿論關注。在事件發生地——綏江縣工作的干部,在記者面前談了自己的看法。

    " 干部就是要去基層任職,要想成為領導,必須要有基層工作的經驗。" 王云川告訴記者,從組織的角度講,黨員服從黨的分配,執行黨的決定,是黨章規定的黨員義務,如果人人都撂攤子,工作就推進不下去。

    當地一名紀檢干部表示,可能是當前正值 "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 主題教育期間,兩人被抓了典型。

    " 不愿被提拔的干部并不少見,但因此被處罰的還是很少聽說。" 對此,云南省省直機關財務尚靜說。同為女干部,她認為黨員干部還是要堅守初心,但女干部的確也有自身的難處。

    " 提拔前未充分了解二人意愿,組織部及考察組是不是也有履職不力之責?" 尚靜質疑道," 干部考察程序都沒走完,任職通知也沒發,這算是‘不服從組織安排’嗎?"

    對于此事,綏江縣財政局黨組負責人表示,已啟動相關整改工作。此外,綏江縣委宣傳部干部曾濤向記者表示,對女干部的處理決定不容置疑,相關信息已在中央媒體上披露,未透露更多后續情況。

    傍晚時分,金沙江畔休閑成為綏江縣城人的日常。

    女干部真忘了初心?

    或許與會儀鎮干部鄭林的想法類似,縣城的條件 " 留住 " 了鐘尚敏和宛辛勤。在這里,她們能更好地生活與工作。

    作為縣財政局企業統評股股長,宛辛勤所在科室主要負責固定資產報表收集、匯審、上報與分析、行政事業單位國有資產管理、縣直機關債權債務清理等事項。記者查看 " 天眼查 " 獲悉,自 2017 年 8 月起,宛辛勤還擔任了綏江縣開發投資有限公司的監事。

    " 黨培養了我這么多年,我卻拈輕怕重,不敢迎接挑戰,特別慚愧。" 被問責后的宛辛勤悔不當初。" 一方面我確實不愿離開原來的工作崗位,另一方面干部身份也意味著更重的責任、更多的工作,于是便以照顧家庭為由拒絕了任命。其實沒有‘大家’哪有‘小家’。"

    面對綏江縣紀委的回訪,鐘尚敏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行為。

    " 要說她們倆果真像通報所說‘忘了初心’,其實也不盡然。" 據知情人透露,兩人在該縣財政系統工作以來一直本本分分、勤勤懇懇。去年 8 月,她們在被考察干部中分列第一、二名。

    " 雖說是提拔,但很多基層女干部并不留戀這種職位甚至權力,只想過安安穩穩的生活吧!" 田麗告訴廉政瞭望記者。

    以宛辛勤為例,她曾明確向考察組表示,自己的身體可能無法應付鄉鎮工作崗位。作為女性,抗壓能力天然比男性弱,若是在更為復雜、忙碌的工作環境中,可能會加重自身病情。

    對女干部來說,在鄉鎮工作也無法照顧好家庭。" 一邊是家庭,一邊是事業,作為干部和母親,到底要顧哪頭?" 尚靜認為,前往鄉鎮赴職有一定距離,孩子如果在家中出了什么突發情況,作為母親,又該何去何從?

    實際上,類似的問題也叩問著其他基層女干部。在會儀鎮,胡學琴剛生完二胎近一年。為兼顧家庭與工作,她把孩子帶到鎮上,一家三口蝸居在 30 多平方米的鎮政府宿舍中。每日上班前,她要先將孩子送到村里的姐姐家,下了班再去接。而她的另一個孩子已經十多歲了,一直跟著自己的父母住在綏江縣城。" 每天都過得像‘打仗’一樣,還是有點兒造孽。" 胡學琴感慨。

    大約在兩年前,胡學琴被提拔為副科級干部。雖然感到肩上的擔子又重了不少,但她必須硬著頭皮上。因為她知道,這是組織對黨員干部的考驗。(應受訪對象要求,部分人物為化名)

    ( 許然)

    來源:

    以上內容由"ZAKER貴陽"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靠谱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