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iirc"></span>
<button id="5iirc"><acronym id="5iirc"></acronym></button>
  • <li id="5iirc"></li>
    <rp id="5iirc"></rp>

  • <dd id="5iirc"></dd>
    關于ZAKER 智慧云 合作 加入

    偷狗賊被村民圍毆致死 法院肯定他們“見義勇為”但構成犯罪

    ZAKER瀟湘 08-15 18

    配圖 / 視覺中國

    " 村里抓到了一個偷狗賊。"2017 年 10 月 3 日,一場抓賊行動在懷化溆浦縣橋江鎮熱熱鬧鬧拉開了序幕。

    很快,偷狗的黃杰(以下均為化名)被捆綁起來,竹條子一下一下打在黃杰身上,眾多村民動了手。

    事情很快發生轉折,黃杰在被送往醫院途中被確認死亡,8 名動手的村民前往派出所投案,但村民代強選擇了逃走,直到一年后才被抓獲。

    近日,懷化溆浦法院公開了一份判決書,法院鼓勵了村民代強的見義勇為行為,但認為他的后續行為侵害了公民的人身權利,應當依法受到相應的刑事追究。代強因犯故意傷害罪獲刑 6 年,此前其他 8 人也受到了法律懲處。

    打死偷狗賊后 8 人投案

    2017 年 10 月 3 日 5 時許,為籌集吸毒資金,黃杰攜帶了 1 把弓弩和 10 個含有氯化琥珀膽堿的毒鏢,伙同毒友駕駛摩托車來到溆浦縣橋江鎮新田村實施盜竊。

    當黃杰使用弓弩射中一只狗時,被村民發現后,黃杰和毒友立即駕駛摩托車往橋江鎮楠竹坑村逃離。

    有人給楠竹坑村支書代浩打電話,要他幫忙抓賊。當黃杰二人經過代浩家附近時,被代浩等人抓住,他的毒友則棄車逃走。代強等幾十人得知有偷狗的小偷被抓,先后趕到了代浩的老房子。

    抓到黃杰之后,他們并沒有立即報警,而是自己 " 審 " 了起來。黃杰被人用繩子捆綁,被多人毆打。之后,黃杰又被帶到代浩老房子下面廢棄金礦的木棚子內,代強等人將黃杰雙手用繩子捆綁在木棚橫梁上,包括代強在內,多名村民先后持竹條子對黃杰的四肢、身軀多處實施毆打,之后黃杰被轉移到不遠處的空坪處。

    當日上午 10 時許,溆浦縣公安局橋江派出所民警聞訊趕到現場,并將黃杰帶上警車送往醫院搶救。懷化濟民醫院的 120 救護人員在途中與警車相遇,經檢查,發現黃杰已經死亡。經鑒定,黃杰系大面積軟組織機械性損傷致創作性休克而死亡。

    案發當天,代浩等 8 名實施故意傷害的行為人主動到溆浦縣公安局投案。此后,代浩等 8 人的家屬共同賠償了黃杰家屬損失費 834800 元,并取得被害人家屬的諒解。

    但直到 2018 年 8 月 7 日,也就是案發一年后,代強才被公安民警抓獲。

    肯定 " 見義勇為 " 但構成故意傷害罪

    庭審時,代強的辯護人提出,代強主觀上沒有傷害受害人的故意,客觀上沒有實施足以造成受害人輕傷或重傷的行為,只屬于一般性的毆打,不構成故意傷害罪。

    對此法院認為,代強和其他共同作案人等眾多參與者先后持竹條子對被害人實施了長時間的毆打,代強的傷害行為與黃某的死亡結果之間,存在刑法上的因果關系,且屬多因一果。

    代強和其他共同作案人主觀上明知其行為會發生被害人受傷或死亡的結果,雖然不具有希望被害人死亡這一結果的發生,但具有放任這一結果發生的心態,應認定為故意犯罪而不是過失。

    因此,被告人代強主觀上有故意傷害他人的故意,客觀上實施了故意傷害他人的行為,并造成了被害人死亡的后果,其行為符合故意傷害罪的構成要件,應當以故意傷害罪定罪處罰。

    在代強被抓獲歸案之前,代浩等 8 人均因犯故意傷害罪被溆浦法院判處緩刑。

    值得注意的是,在代浩等 8 人的判決書和代強的判決書里,溆浦法院都對他們的 " 見義勇為 " 的行為給予了肯定。

    兩份判決書里都有這樣的表述:本案是一起在見義勇為抓小偷過程中,因為法制觀念淡薄,沒有報警或扭送公安機關處理,出于共憤而實施毆打行為,最后致人死亡的典型案件,除被告人代強和已判刑的 8 名共同作案人之外,還有眾多其他村民也實施了毆打行為,致被害人死亡的危害行為具有群體性。

    雖然見義勇為行為值得法律的保護和鼓勵,但后續行為侵害了公民的人身權利,也應當依法受到相應的刑事追究,只有如此,才能更好地保護公民的合法權利,維護社會的和諧穩定。

    因此,從本案被告人使用的兇器、毆打的部位及案發的起因來看,主觀惡性較輕,在量刑上應予酌情考慮從輕。

    解讀:

    湖南一名司法工作人員認為,見義勇為是指非負有法定職責或者義務的自然人為保護國家、集體或者他人的利益,積極主動、不顧個人安危與違法犯罪作斗爭的行為。本案中,村民制止偷狗的人行為當然為了保護村民的集體利益,屬于見義勇為。但村民將偷狗的人圍毆致死的行為已經超過見義勇為的范疇,就偷狗人的生命權與所盜竊的狗的價值來說,明顯生命權益更加重要,且盜竊狗的違法犯罪行為屬于公民侵犯財產性權利,因此見義勇為所實施的行為限度要與所侵害的權益相當,或者說不能明顯超過所侵害權益。

    本案中其他的村民,在民事上可以給予適當的補償。

    湖南睿邦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劉明認為,見義勇為一般情況按法律來說是對正在實施的危及人身和財產安全(非常危急的)的犯罪有一個反抗的權利,對于偷狗能不能進行正當防衛存在一定的爭議,如果偷狗賊放棄了反抗,被控制住了還對他進行傷害致死,就不屬于正當防衛,也不屬于見義勇為。

    是否追究其他村民的刑事責任取決于公安方面的調查取證,法律理論來說所有人都應該追究刑事責任,但是要考慮實際調查取證的問題,參與的程度,打人的嚴重程度,沒有證據是沒有辦法去追究刑事責任。

    瀟湘晨報記者周凌如 實習生朱鑫潔

    以上內容由"ZAKER瀟湘"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靠谱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