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iirc"></span>
<button id="5iirc"><acronym id="5iirc"></acronym></button>
  • <li id="5iirc"></li>
    <rp id="5iirc"></rp>

  • <dd id="5iirc"></dd>
    關于ZAKER 智慧云 合作 加入

    香港留美博士:香港高??蒲型芯共活櫩茖W事實為暴行護航

    上觀新聞 08-15

    香港近日多發的暴力事件中,暴徒以激光照射警員眼睛,及浸會大學學生會方仲賢因購入十支大功率激光被捕事件,令激光安全問題重現在公眾的眼前。

    其實激光安全問題,只要在網上稍微翻查就可以獲得詳盡的安全資訊,在安全規章以及相關技術事實方面無需多議。但是,隨后香港多個所謂大學天文學會竟聯署為相關行為護航洗地,尤其在警察演示了方所持激光的危險性以后仍然堅持這種扭曲激光安全的科學事實、破壞世界多年以激光安全事故的慘痛教訓所建立的激光安全制度的無恥行為,實在是令人驚異,令人覺得有必要再度科普、重溫相關安全問題絕非兒戲。

    ▲激光安全其實很常識性的東西。

    激光安全等級本質上就是一個功率等級,當中超過 5mW 激光器屬于 3B 與 4 級,使用中普遍需要特殊安全措施。這兩級之所以被獨立出來,是因為 3B 級以上激光是可以在人瞬目反射的時間(~0.25 秒)之內對視力作出永久傷害,功率較高的 3B 級激光器,在百分之一秒內就可以永久傷害視力。筆者以往在美國某大學的實驗室就裝備一臺 250mW 激光器,作為安全原則,所有操作人員配置護目鏡。此外,實驗室中光學平臺表面的一切工具、貨架等,必須使用磨砂面或黑面,以防激光反射入眼(這也是為什么你從不會見到光滑面光學平臺的原因)。實驗室門外配置激光致盲警告牌,防止人員誤入。

    其實,中外大學科研界領域,基礎人員對于安全的重視程度就不高,機械操作意外時有發生,甚至化學安全不達標的情況也并非罕見。畢竟即便是讀博 5 年,其實也是流水的學生,畢業才是首要任務。然而,即便是美國科研界,對于激光安全的工作卻也是非常認真,不單激光器的不當使用以及相關導致人身、交通危險的行為已經通過法律實施嚴格管制,科研界更制定了全國激光安全的標準教材,已經在各大學開始推廣標準化的激光安全制度,包括安全培訓課程(而這些培訓課程相當部分內容就是以兔子眼作激光燒傷實驗的血腥結果)、要求科研團隊必須參與培訓并在校內注冊所有 3B 以上激光器方能操作等等。

    ▲ ESO,歐洲南方天文臺的一個激光平臺。注意桌上沒有任何光亮反光面。

    ▲激光安全教材普遍輔以兔眼受激光照射后的解剖圖片。

    我們以往在美國調教 250mW 激光器的時候,還是會偶爾使用紙(廁紙或擦鏡紙)作為激光光斑指示具,并未存在數秒起燃的問題。而根據警察公布的,繳獲激光器的示范視頻所見,該激光能在數秒內燒穿紙張,如此估計,激光器功率已經在 500mW 以上(實際上,網上也不少逐步提高激光功率并演示燒穿紙張或氣球的視頻,一般來說,要達到這種效果也是需要 400-500mW 以上),這已經達到 4 級激光器的功率,這是一種連直視其非光滑面反射光斑都可能會對視力造成永久傷害的激光器,別說以蓄意害人的目的使用,即便在鬧市朝天啟動,也會對途人、行使車輛及航空交通造成極大的危險。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各種暴力活動的視頻資料中,更驚現一種目測光斑接近或超過 5 厘米,但散射光強度仍然比警方演示視頻還明顯更強的藍色激光器,當中,暴徒(實際上,即便我們對于這些人的其他一切行為完全無視,單是從這種險惡用心、不計所有人的安全使用激光器的行為,除了暴徒已經難以形容這些人的行為)可能為了增加擊中眼睛的命中率而通過改裝增加了散射角或是光斑直徑,但是既然激光光斑如此擴大以后仍可見如此明顯的散射,可見其原始輸出功率的可怕。

    香港的報紙媒體近日也有關于 10W 激光器的銷售缺乏監管的報道,如果屬實,這種激光器連一般護目鏡都不能保證其使用(更遑論被攻擊的警察)的安全,因為即便其光斑面積增加 10 倍、而且被射方戴上 90% 隔光護目鏡,仍然剩下 100mW 的功率可能進入眼睛,仍然無法回避對視力的永久性傷害。再者,在暴徒多種激光波長組合的情況下,要全面的保護警察,甚至是附近民居的視力安全,已經不可能。實際上,由于激光屬于準直集束光,可簡單在數百米甚至數公里距離維持光斑,這代表著激光一旦射出,數百米甚至數公里的人都有可能因而被照中眼睛受傷(這也是為什么在地面的激光可以干擾飛行高度上千甚至數千米的飛機)。這也表明,近日暴徒使用這些激光器的時候,甚至根本沒有考慮附近途人、民居甚至航空交通的安全 – 尤其是民居中特別容易被激光器所傷的兒童以及一旦被干擾,可能發生極大航行危險的飛機。

    ▲普林斯頓大學高壓礦物物理及材料科學實驗室,紅寶石熒光系統。250mW 473nm 激光。注意關燈情況下,散射線其實還是很弱。

    其實,尤其是內地群眾應該清楚記得,較早幾年多發的兒童致盲事故涉及激光器多數屬于 30mW 甚至以下的功率范圍,而這些激光器別說燒穿紙張,連在干燥空氣中打出微弱的散射線也極為困難。相比之下,今天出現在香港暴亂視頻中的激光的 " 盛況 ",如何教人不為之不寒而栗?

    如果這種激光器未配備鑰匙鎖死及連鎖功能、或是明知買家大概率用于有違激光安全甚至惡意傷人的用途仍然出售相關產品,可能已經構成犯罪。同理,通過簡單的改造,激光功率是可以提高的,但是這種改造的本身仍然是犯罪行為。而要清楚的是,無論是美國還是中國,其日益嚴格謹慎的激光安全法規并不是單純為了限制人使用激光的自由而定立的,而是出于日益嚴重的激光安全事故 - 尤其因缺乏激光安全意識而被激光致盲的兒童 – 而日益完善的。

    可見,在這些系列暴力事件情況的了解以及激光器的相關使用情況之后,可見警察對于浸會大學學生會 – 一個參與暴動的組織之一 – 的領導因持有大量高功率激光進行拘捕是極為合理的,因為警察已經具有充分的證據證明相關人員極有可能使用激光器去傷害某個人 – 無論是警察還是途人。反而后來輕易保釋那才是不合理的地方。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香港所謂的大學天文社團、甚至香港一些同為博士的科研同行竟然公開為相關行為護航洗地,其為了政治目的扭曲科學事實及重大安全原則的行為實在令人寒心齒冷。作為科研同行,這種歪曲激光功率安全相關科學事實、在激光安全規章上掩耳盜鈴的行為,其公眾安全及業界誠信的傷害,都將是科研界至今無法想象的。

    ▲香港科技大學天文學會聯合香港多所大學天文學會就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因使用所謂的 " 觀星筆 " 被捕一事發布的聲明

    終有一天,當我們看到一些可能已經被激光導致視力永久傷殘的香港警員的時候,當我們在遙遠的未來看到香港甚至全國因為受相關言論影響而忽略激光安全,導致視力傷殘的群眾甚至研究院學生的時候,我們應該記住今天這些掛著科研外衣的政治組織及個人的無恥行為,堅決將他們抵制于科研體制以外,并將其今天的行為釘在科研誠信、科研人人格原則方面永遠引以為戒的恥辱柱上。

    欄目主編:顧萬全 本文作者:環球時報 文字編輯:楊蓉 題圖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編輯:曹立媛

    以上內容由"上觀新聞"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標簽 香港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靠谱棋牌游戏